南柯

Afd Id 南柯一梦千年
平行时空下的千万种可能。

老公未成年42

4年后。


“好的我知道了,不着急,我都不急,你们急什么。”一个戴着墨镜的人在机场无奈地回道。


电话里的人依旧喋喋不休:“你都老大不小了,回来相个亲,人都安排好了,争取生日之前脱个单。”


“30也不大吧,黄金年龄!”张哲瀚趁对方还没有回话,立刻把电话挂断,坐上了打的车。


到29岁后,家里变着法子劝自己相亲,张哲瀚无奈地摇了摇头,望着城市的熟悉建筑,四年过去,城市变化非常,这座广场上挂的明星他已经不认识了。


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张哲瀚赶紧将这个思想晃出脑子,手机上收到信息,是家里人发过来的,居然安排好了时间地点,就在今天。


女方已经赴约了…


张哲瀚一个头两个大,在四年前,他的同性异性绯闻传的沸沸扬扬,自己悄无声息去了国外,再后来单身多年,家里都怀疑他是单身主义者,恨不得他马上谈恋爱。


算了,去赴个约,直接拒绝就好了。


地点是女方订的,就在市区的一家咖啡馆。说来算是缘分,张哲瀚看着熟悉的咖啡馆名字长叹一口气。


四年前,龚俊来咖啡馆蹲他,就是这咖啡馆的连锁店。


他远远看到一个长发飘飘的女生在靠近窗口的位置。


娱乐圈总是忘性大,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可以光明正大坐在窗口边大大方方地和女生喝咖啡。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女生羞涩地对他点了点头,示意他坐下。


张哲瀚点点头,犹豫着如何开口,家里人根据他以前说的给他精准地找了相亲对象。


长头发,清纯脸蛋,漂亮的桃花眼,只是他瞧了一眼却总是想到龚俊的那双眼睛,似乎更为多情,笑起来有星光闪烁一样。


“你,怎么了?”


张哲瀚晃过神,勾起唇角笑了下,“没事,就是想到一些有意思的事。”


女孩子点点头,露出甜美的笑容,她绞了绞手指,低头小声道:“我听伯母都讲了,不知道你…”


张哲瀚赶紧点头,“我知道的。”他手指握紧杯子把手,“那你…”


女孩犹豫了很久才开口问道:“能问一下你的性取向么…”


张哲瀚一口咖啡呛住,他母亲到底说了什么啊?不过这样也好,省的他想借口了。


张哲瀚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也不能够骗你了。”


他放下杯子,一板一眼地说道:“其实,我在国外有一个爱人…”


女孩惊讶地捂住了嘴,“我…我真的太意外了…”没想到张哲瀚这么不拘一格,直接说了出来。“你,你难道不怕我说出去么…”


张哲瀚摇了摇头,露出和善的微笑,“我自然是信任你的。”


女孩慌乱地点点头,“我懂,阿姨那里我会帮你说的,总之祝福你,唉,突然懂你当初为什么息影了。”


张哲瀚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低下头望着咖啡杯里自己的倒影,没了娱乐圈的灯造,自己似乎越来越像普通人了,“自由一些,也没什么不好。”


女孩子拿起身边的包包,“那我先走了。”走之前她走过来拍了拍张哲瀚的肩膀,“总之,还是谢谢你告诉我。”


张哲瀚依旧在发愣,女孩走远了都没发觉。望着已经发凉的咖啡,他推到了前面,不知道女孩会不会直说,说不定下一次的相亲又在安排的路上。


果然,没一会手机上又传来了信息,下一场在后天。


张哲瀚怒从心起,直接拉黑了微信,但是很快又加了回来,他无可奈何地回复:真的不要给我介绍了,我最近没这个打算,您再这样,我就给你带男人回来了。


对面沉默许久,回复道:“男人…也是可以的…陈阿姨的儿子好像也喜欢男人,要不要见一面?”


张哲瀚感觉自己的家人已经开始摆烂了。“见什么!不见!”


他扭开脖子处的纽扣才感觉呼吸顺畅了许多,这都是什么事。


有这个功夫,他还不如去谈一笔生意,家里人很早就希望自己回来继承家业,他选择再三,最后挑了一家茶叶厂,其实出国4年,他都是云南和f国两地跑。


看到山区的人因为自己的茶叶厂有了工作,改善了生活,他心里满足了不少,只有忙碌的工作才会让他忘记龚俊,心里没这么空虚。这几年他几乎是刻意不去想,可是就在刚刚,对面姑娘的桃花眼都能让他回忆起龚俊。


明明已经四年过去了。


人的细胞7年会全部更换一次,或许再过三年就好了。


龚俊他现在做什么呢?学业有成,应该工作了吧。会不会有女朋友,或者说会不会已经结婚了?


他摇了摇头,并不想继续想下去,龚俊应该已经遵循姥姥的愿望了。


“你好,这里结账。”


一个服务生马上走了过来,“你好,3号桌的账单已经结了。”


“结了?”张哲瀚的手机收了回去,是刚刚的女孩子么?他赶紧将钱发了过去,怎么能让对方付钱。


没想到对面直接回了问号。


张哲瀚一脸疑惑,在离开时找了的服务员问道:“刚刚是谁替我那桌结账的?”


服务员挠了挠头,对方是这里的高级vip,自己是不能透露信息的。


见服务生犹豫,张哲瀚就没有问下去。


服务生又开口道:“哦对他刚刚让我给你带一句话。”


“什么?”


“祝你和爱人…”服务生憋了许久把后面几个字吐了出来,“早日分手。”说完他脸涨得通红。


早日分手?


这人谁啊?这是人说的话?还不如祝自己永远单身呢。


他没好气回道:“行吧,你下次见到他,帮我带句话,就祝他早日进入婚姻坟墓!”


说完张哲瀚头也不回地推开了门走了出去。


角落里一个人神情晦涩不明,“进入婚姻坟墓?”他咬牙低沉着脸一字一句念道,“行啊,我就当是祝福了。”

评论(35)

热度(476)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