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

Afd Id 南柯一梦千年
平行时空下的千万种可能。

老公未成年19

年下养成绿茶小狼狗



龚俊的眼泪一颗颗滑落到张哲瀚的脖颈处,烫的他浑身没了力气,他知道龚俊现在在示软。


他拍了拍龚俊的后背,轻声道:“你看,我比你大9年,你大学还没毕业,我都过了30,你以后会碰到很多优秀的人,你只是一时间没想清楚,我也不好,缺点一堆,不会照顾自己,人懒散...”


龚俊固执地摇了摇头,“你知道我不是想听这些。”


张哲瀚继续道:“那你说,你认为什么是喜欢?你为什么喜欢我?”龚俊之前还对他如此防备,怎么就突然?


“我怎么知道呢?你一直在对我好,说那些暧昧的话,等我发现的时候,喜欢早就忍不住了”龚俊松开他,眼泪已经止住了,只是通红的眼眶暴露了他刚刚哭过。“你把我从那种地方带出来,给了我现在的生活,我为什么会不喜欢你啊?我喜欢的要死了!”


“那我向你道歉,我之前和你保证过,不会碰你的。”张哲瀚挠了挠头,他再三对龚俊保证过,“你就原谅哥哥呗,以后我还是你哥。”


龚俊突然觉得好无力,无论从哪一方便,张哲瀚只是把自己当小孩子看,说话语气都像极了哄孩子。


“哥?”龚俊低下了头,嘴角都是嘲讽的笑,“那你以后娶老婆,我是不是应该还要送你一个大大的红包,来表示我们兄弟情深啊?我是不是还要给你闹洞房,看你和新娘接吻,再看你们以后生孩子?”


他的手都在抖了,“张哲瀚。”这是龚俊第一次叫他的大名。“这样对我太残忍了。”


“那你要我怎么说?说我喜欢你?”张哲瀚语气也凶了起来,他指着龚俊问道:“你说让我不要骗你,好啊,我不骗你,可我真的对你没有这方面的感情!你能不能别闹了,我们像之前一样不是挺好的么?”


张哲瀚停顿了一下,拉住龚俊的手腕,“而且你刚刚也说了,你只是因为我对你好你才喜欢,这种可能不是喜欢,是你搞错了,你再好好想一下?小孩子总是容易搞错这些的。”


“张哲瀚,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你不要否定我的感情,把它当成一时兴起,可不可以?还有哪里好了?你给我钱,我去照顾你,这种事情,换做谁都可以去做,不是龚俊,也可以去陈俊,沈俊...只要你想,谁都可以做你弟弟,我不就是你花钱买来逗乐的么...”


张哲瀚再也忍不住了,“你给我闭嘴!”他一巴掌打了过去,龚俊的脸瞬间红了起来。


原本吵闹的房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空气像是凝固住一样,重的张哲瀚手都抬不起来,他刚刚怎么会去打龚俊啊...


他自己也想不通为什么会做这种举动,“我,不是,我不是想打你...”他赶紧上前想要看龚俊的脸,却被龚俊扭头闪开。


龚俊弯腰从地上拿起了行李,一步一步地向外走去。


房间恢复了死一般的沉寂,张哲瀚脱力地坐到了沙发上,他觉得自己的教育太失败了,可他真的没有把龚俊当乐子来逗。或许两个人都需要冷静一下才能更好的相处。


回去的路上,龚俊依旧是坐在他旁边,带了耳机和眼罩,两个人像是隔了一条银河,谁也没有主动开口。


一到车站,张哲瀚的经纪人已经等在那里,还没说一句道别就被拉走。


接下来的几天,张哲瀚被经纪人压在了拍摄现场,补前几天的戏份。


他只能给龚俊发信息,发了几次都没怎么收到回复,无非就是哦,知道了,好的。


他和沈玉的事虽然有龚俊帮忙,但是小道消息依旧满天飞,一家媒体拟出《带弟弟见未婚妻》的标题,同时收到了两家的律师函。


但是这件事情热度不小,他和沈玉的cp死灰复燃,热度蹦蹦蹦往上冒了许多。


公司决定让他们两个炒一段时间维持热度,便给他们两人接了一个综艺的飞行嘉宾,一时间网络都是他们cp的消息,各种视频照片扑满网络。


龚俊在学校听到了不少,一些女生好奇地凑过来问他,“唉,上次你还说没见过,你看消息。”


龚俊抬头看了一眼女生递过来的手机,张哲瀚和沈玉亲密地站在一起对着镜头微笑。


他垂眸道:“不清楚,可能好事将近吧。”沈玉和张哲瀚最后说的,重新谈恋爱或者做炮友,看样子,他们是重新谈恋爱了。


“下次别问我这些了。”龚俊继续埋头习题里没有再说一句话。


————


张哲瀚连续几天几夜地补了戏份,拍了综艺,凭借良好表现终于在经纪人那边请到一天假。


这几天都没见到龚俊,不知道他过得如何,两天没回信息了,不过小孩自控能力一向挺好,应该没什么问题。


张哲瀚特意提前定了一个漂亮的巧克力小蛋糕,他不知道怎么哄男孩子,问了经纪人,说小男孩都喜欢汽车模型,张哲瀚心想龚俊这年纪, 送他真汽车倒差不多,但是未成年也没驾照。


晚上7点,楼道很是安静,他敲了敲门,没有人给他开,龚俊难道还在生气?已经两周过去了,应该不生气了吧。


他拿出钥匙开门,发现房间都是黑的,没有人的迹象。


“龚俊?”他喊了几声,房间里只有自己的回音,他赶紧拿出手机打龚俊电话,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不会吧,龚俊不会出事了吧?


他看到客厅的桌子上似乎有一封信,打开一看只有几个字。


龚俊:

我搬回学校了,欠你的钱我都记得,等我成年后工作了就还你。


张哲瀚气的牙痒痒,一把将手中的信撕了一地。


巧克力蛋糕包装上的小灯泡一闪一闪,此刻看起来格外碍眼。


环顾四周,他才发现这边好像有一段时间没人住了,龚俊的东西搬了干净,茶几上落了一层淡淡的灰。


他走到龚俊房间,依旧和往常一样整洁,桌上的学习资料不见了,被子也少了一床,龚俊他真的走了。


张哲瀚以为他说的和老师再申请一个房间是玩笑话,他们两个没什么矛盾,为什么不能像以前一样相处?他多一个家人,龚俊也多一个哥哥,不好么?


娱乐圈总是孤独的,他找不到可以诉说,可以真心交朋友的人,工作压力又大,他很想要一个家人朋友,为什么选到龚俊,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可能就是眼缘。


他坐在龚俊的床上,托腮静静地看着窗外的月亮,过于认来的弟弟总是不长久的,没有人天生就该陪自己一辈子。


只是少了龚俊,他真的太不习惯了,不大的房子格外冰冷,没有热牛奶,没有放好的洗澡水,没有叠好整齐的衣服,没有龚俊不耐烦喊他的声音,没有龚俊瞪他,让他挪脚,没有龚俊写作业唰唰的落笔声...


他不死心,继续打龚俊电话,终于嘟得一声接通了。


“喂!龚俊,你回来,我有事和你说,你...”


一个女生怯弱弱地打断了他的声音,“喂,你好,龚俊的手机落我这里了,刚刚冲了电,你是?”




爱发电更新到29了哈~

评论(51)

热度(778)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