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

Afd Id 南柯一梦千年
平行时空下的千万种可能。

老公未成年18

龚俊敲了敲门,然后低着头把咖啡端了进去。


包厢并不大,面对面坐着两个人谈笑风生,一个自然是自己熟悉的张哲瀚,另一个笑得捂住嘴巴的应该就是沈玉。


就算龚俊不愿承认,沈玉也比照片上好看了许多,穿着休闲的衣服,但是大明星的气质完全遮不住。


龚俊心里酸酸的,把咖啡送到了桌上,压低声音道:“你好,您两位的咖啡已到。”


张哲瀚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抬头看了一眼,一个带着帽子口罩的服务生,身形声音都有些像龚俊。


想来龚俊也不会出现在此地。


沈玉见张哲瀚盯着服务员愣神,开口道:“怎么了?服务员也要多看几眼,你口味变了?”


张哲瀚这几天本就心神不宁,被沈玉这么一点,一口咖啡差点呛着。


“怎么,被我说中了?”沈玉娇笑道。


“你别胡说。”张哲瀚重重放下杯子。


“说说呗,你那个弟弟怎么回事,你蒙别人蒙不过我。”


“害,你也知道家里人有些迷信。”张哲瀚看到了正要离开角落的服务生住了口。“你还不走么?这里不需要服务了。”


“好的。”龚俊干脆利落地关上了门,随后他便安安静静地站到了门口。


包厢隔音很好,龚俊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上面正在显示语音通话。


他觉得此刻自己的行为很不好,不道德,他把旧手机放在了包厢,然后和张哲瀚给他的新手机连接了通话。


可他是在太想要知道张哲瀚在和沈玉说什么,需要背着他,骗他出来见一面。


他的耳机里传来不算清晰的声音。


沈玉:“不会吧,还真订婚了?”


张哲瀚:“没有没有,也不是没有,就是他还未成年。”


包厢停顿了一会。


沈玉:“你性取向什么时候变的,我怎么不知道?”


张哲瀚:“没变...有一些误会。”


龚俊手在抖,他们的对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性取向变了?


沈玉:“还好,我差点以为你要成为变态,对方可是未成年。”


包厢里张哲瀚声音突然变大。


张哲瀚:“你说什么呢,我性取向不一直这样么...就是弟弟。”


沈玉笑道:“也是,你一直喜欢胸大貌美大长腿,算是我误会你了。”


张哲瀚呛到的声音:“你...”


沈玉:“我说的不对?”


张哲瀚:“行行行,你说的都对,陈制片人什么时候到?”


沈玉:快了,等等,糟糕,经纪人打我电话,有狗仔拍我,就在门口一堆人等着我们出去!”


张哲瀚:“我去!怎么办?走后门?”


沈玉:“后门也有人。”


张哲瀚:“那我们一个先走一个后?”


沈玉:“快走吧,再过一会怕是狗仔都进来了!完了,我和你又要闹绯闻,算了,要不要干脆再和我谈恋爱?做炮友也可以,反正都是单身~”


张哲瀚:“你别闹...”


门突然被推开。


“跟我走。”龚俊一把扯下口罩上前拉住张哲瀚的手腕,然后扫了一下旁边目瞪口呆的沈玉。


“你是?”沈玉疑惑地上下打量他几眼。


“我?”龚俊握紧张哲瀚的手腕紧了一些,他自嘲地笑了一声,“一个有些误会的弟弟。”


他从桌上的立牌后面抽出刚刚放入的旧手机,然后头也不回地拉着张哲瀚离开。


“等等,你先放手,你不是去山上了,你怎么在这里?你听到什么了?”张哲瀚是背上冷汗直冒,紧张胜过沈玉和他讲有狗仔时候。


他分明看到龚俊上了学校的车,怎么又会在这里,这身服务员打扮又是怎么回事?刚才的话他又听到多少?


龚俊并未多说一个字,而是径直带他去了出口,在走出去的那一瞬间特地放慢脚步,他眼角余光扫到了几个陌生的人,这大概就是狗仔了。


直到两人上了车,龚俊也并未多说一个字,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手里黑屏的手机。


他弄错了,他误会了。


张哲瀚不喜欢他,喜欢女人,一切都是误会。


他觉得此刻应该冷静一些,没事的,只是误会,或许是自己搞错了,他听错了,他应该听张哲瀚讲。


可是他骗不了自己,之前张哲瀚的欲言又止,面对自己亲近下意识的闪躲,未说不出的不喜...


他扭头看向窗外,原本这一次的旅行,会成为两个人关系的分届点,他不该得意忘形,得了一点好,就想奢求更多,错把张哲瀚的好意当成了喜欢,他一个大明星又凭什么喜欢自己?


自己有什么?什么也没有,没有钱没有事业,就连年纪都是未成年。


只是后面他们又要如何相处?


“龚俊,你...”


张哲瀚内心焦急,在酒店走廊,他几次想去拉前面龚俊的手,几次被龚俊不动声色地躲开。


他眼睁睁看着龚俊变回了第一次那个躲在壳里,浑身上下都是刺的人。


他不知道龚俊听到了多少,中间他出去了,应该是没听到多少的。


两人进了屋子,张哲瀚赶紧摘下口罩,他想向往常一样缓解一下气氛,便笑着拍了拍龚俊的肩膀,“你,你不是去玩了么?怎么在那边...”


龚俊就这么直愣愣地看着他,看到张哲瀚根本没办法继续往下说。


他看着张哲瀚到现在脸上依旧是包容,讨好,然后不带一点生气的表情,龚俊心里无比的难堪,张哲瀚凭什么要这么包容自己?明明昨天,他可以直截了当拒绝,他为什么要在乎自己的心情!还是他觉得逗自己很好玩?看自己喜欢他,沉沦进去是一件无比有意思的事?


“你...你说句话好不好...”张哲瀚很慌张,忍不住拿了矿泉水想拧开,缓解一下注意力。


“够了,你别笑了。”龚俊无力地坐了下来,只留给他一个后背。“我能问几个问题么?这一次别骗我。”


“你问,你问。”张哲瀚赶紧在他身后坐下。


“你和沈玉是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现在真没有关系。”张哲瀚举手大声道,龚俊又是哪里知道了?看了八卦?


“你和她上过床么?”


张哲瀚卡壳了...龚俊怎么会问这么犀利的问题?“我...”


“算了,不用回答,最后一个问题,你喜不喜欢我。”龚俊转了过来,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这一次,不要骗我了。”


张哲瀚看着这双黝黑的眼睛,里面一片漆黑,像是有黑色的海浪在眼底翻滚,看不出任何神情,可是他还是从龚俊的声音里听到了痛苦和伤心,他错了,或许一开始他就该和龚俊说清楚的,他张了张口,说不出话。


“我知道了。”龚俊点了点头,“我待会会和老师再申请一个房间,你好好休息。”说完他便开门想要出去。


“你回来!”张哲瀚拉住他衣服领子,“你发什么少爷脾气?我们就算不是情侣,你也叫我一声哥,怎么,以后你还准备当我陌生人!你昨天晚上还说要做我的小狗,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张哲瀚近乎是吼出来的,他觉得自己已经对龚俊够好了,事事依他,考虑他的情绪,换来的依旧是养不熟的龚俊,他有预感,龚俊走出这个门,他们两个就再也回不去从前了。“你给我回来,你今天出去就别认我这个哥!”


龚俊回过头,眼底一片猩红,“你要我怎么把你当哥看!”他扔掉手中的行李,把张哲瀚扑到了墙上,“你喜欢女人,以后会有女朋友,会和别人上床,那我怎么办?你要我怎么看着你和别人在一起?我做不到!”


龚俊说到最后说不下去了,他的手指扒着墙壁,头埋在张哲瀚的肩膀上,眼泪一颗颗往下掉,“你说我怎么办,主人可以有很多小狗,可是小狗只能有一个主人,你不喜欢我,你叫我怎么办?”








评论(98)

热度(863)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