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

Afd Id 南柯一梦千年
平行时空下的千万种可能。

老公未成年17

年下养成绿茶小狼狗



张哲瀚第二天醒来后浑身清爽,热度也没了。


他记得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春梦,梦里的小美人服侍自己舒舒服服,就是胸有点平,然后身高似乎比他高,手也很大,中指还有些老茧,就是这只手,让昨天的梦格外活色生香。


他清早还细细回味了一番,奇怪,以前梦里都是身材火辣的美女,什么时候突然变了。


龚俊洗漱完从浴室出来,“你醒了,身体怎么样?”


张哲瀚赶紧回过神,“还行,已经没问题了。”


龚俊点点头在他一旁坐下,“这里没有温度计。”说完他伸出了手碰到了张哲瀚额头。


张哲瀚刚刚还在回味梦,现在仔细一想,瞬间觉得不对劲,昨天晚上他是和龚俊一起睡的,不会小美人就是龚俊吧!


不可能不可能!


龚俊怎么会愿意用手为自己...


张哲瀚脑子一片空白,就这么楞楞地盯着龚俊的手,想要寻找出一丝差异。


“你怎么回事,傻了?”龚俊收回手,转身为他烧热水。


“我,我没.....事...”说起这个,张哲瀚是既心虚又害怕。


他不会真碰了未成年吧!


“唉,我睡相不好,昨天没干吗吧?”张哲瀚试探道。


龚俊握杯子的手停了一瞬,然后又淡定地把被子递到了张哲瀚眼前,“你睡得那么死,能做什么?”


“那就好,那就好...”张哲瀚抹了抹额头差点流下的汗,略微松了一口气。


龚俊这么淡定,看来这真的只是自己的梦。


只是再这么看,梦里的人和龚俊无比相似。


“喂,你有腹肌么?”


“问这个做什么?”


“没事,瞎问问。”张哲瀚又想上手又不敢。放在往常他直接掀了龚俊衣服看个仔细。可现在他心中有鬼,别说掀衣服,多看几眼就是罪过。


“有啊。”龚俊直接把衣服掀起来大大方方给他看。


这下倒是张哲瀚目瞪口呆愣在原地,他赶紧捂住眼睛,“我不看我不看!你快穿上衣服!”可在手指缝隙中他还是看到了龚俊那轮廓分明的肌肉。


龚俊很摸不着头脑,张哲瀚心情做事怎么跟三月天一样。他放下了衣服,想要让张哲瀚躺下再睡一会。


但是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和前女友见面的时间。张哲瀚很好奇为什么龚俊现在还没出发,他记得学校今天是有活动的,爬山,时间是9点,差不多要出发了。


“你怎么不去学校的活动?”


“你身体没好,我不放心,所以请假了。”


张哲瀚差点从床上跳起来,“多好的机会,你怎么可以错过!你现在马上就去参加活动,我身体早就好了,这可是学校的最后一次活动,你上点心!”


龚俊摸不着头脑,“你想让我去?”


“去啊!肯定得去,你不去也得去!”张哲瀚化身成为苦口婆心的老父亲,反复给他讲道理。


“行行行,我去就是,你别说了,伤嗓子。”


龚俊出门都在疑惑,张哲瀚今天太不正常了,好像有事在瞒着自己。


他心神不宁地上了学校的车,刚发车,车上叽叽喳喳讨论八卦。


一个女生扭过了头,“龚俊,你哥呢,不和我们一起去?”


“他有事,不去了。”


前后方同学顿时露出吃瓜的神色。


“龚俊,你哥是不是去找你嫂子了?”


“透露一下,你嫂子啥时候和你哥结婚?”


陈小夏打断八卦的人,“你们胡说什么呢,龚俊他哥还没女朋友,是吧?”


龚俊听的云里雾里,嫂子,女朋友?谁?


前面的同学顿时不满,“没有胡说,沈玉就在这里,龚俊他哥不是来找沈玉的话,难不成真来陪弟弟过家家?”


沈玉?


龚俊脑中闪过一个模糊的人脸,似乎是女明星。


他不动声色地回复道:“我在家里没有见过沈玉这个人。”他特意咬字在家里那边加重。


这话一出,前方两个女生顿时哀嚎起来,“啊啊啊啊啊啊,我磕的cp居然是假的,怎么可能!”


“不,我不行!我都磕了3年了。”


“会不会是旧情复燃?”两个女生又叽叽喳喳道。


龚俊的眉心一跳一跳,回想张哲瀚上午那不寻常的举动,单独赶自己的行为。


“司机,我有些拉肚子,我先下车!”


——


张哲瀚在窗口看到龚俊上了车,车开走,这才放心地出门。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电视剧里的渣男,各种撒谎,然后偷偷摸摸去见小三。


明明很正常的朋友聚会,搞的他这么心虚。


到了约定地点,他都左顾右盼,生怕瞧见龚俊,不过现在龚俊应该已经和同学山上愉快的玩耍。


他戴上口罩,掐着时间点进了一所咖啡厅,丝毫没注意一道犀利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


龚俊握紧了手机,他刚刚给张哲瀚的经纪人发了信息,说张哲瀚见一个人,但是忘记带东西,让他送过去,又忘记给地址,打他电话没人接。


这件事,张哲瀚还真有给经纪人上报,毕竟和前女友见面,出了事需要公关。


经纪人很快给龚俊报了位置,并示意龚俊小心一些,躲着点狗仔,如果有狗仔,他还能去救场。


这一说,龚俊还有什么不懂的,张哲瀚去见女人了!还是一个很容易传绯闻的人。


他来的路上搜索了一堆沈玉的资料,有说他和张哲瀚谈过,有说没有,有说炒作,有说订婚了又分手。


爱恨情仇几天几夜都说不完。


龚俊压住心里的火和不满,但是隐约又有些不安。


沈玉是一个漂亮的女明星。如果是男明星,他反而觉得正常一些。


可是为什么是女明星?


他脑中隐隐约约有好几个东西,可以缺少一根线把它们连接在一起,于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


疫情期间,咖啡店服务员都戴着口罩,龚俊直接到前台,拿出张哲瀚的身份证。“刚刚那人是我哥,借我一套服务员衣服,我要给他送一个礼物。”身份证还是昨天老师登记时候统一上交的,他没来得及还给张哲瀚。


店长疑惑地看了一眼龚俊,他手里提着一个礼物盒,见店长不信他,他干脆拿出手机,“这是我和我哥的合影。”


是他们当时为了过礼节,简约拍的一套合照。


龚俊穿上了制服带上口罩,端着两杯咖啡进了包厢。



评论(45)

热度(662)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