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

Afd Id 南柯一梦千年
平行时空下的千万种可能。

老公未成年16

年下绿茶小狼狗


他合上手机匆匆忙忙了洗了一下,出房间,龚俊还端正地坐在沙发前看电视。


“你去洗呗。”张哲瀚用毛巾擦了擦头发,离他远远地坐了下来。


龚俊点点头,“山里信号不好,这边没什么好看的。”说完便关了电视,他从包里拿出一套家里洗好的四件套。


“你先起来,我铺一下。”


“这么讲究啊...”张哲瀚顺从地站在了一旁,看龚俊熟练地换被套和整套。放在往常,张哲瀚一定要夸几句,口头上调戏一下。


现在他就只能在一旁讪笑,“你真能干...”


龚俊没有回答,就这么闷声做完了这些,然后又拿出睡衣,“我去洗澡。”


张哲瀚哦了一声,这边的被子只有一条,枕头有两个,山里的夜晚格外凉,张哲瀚环顾四周,根本没地方再睡一个人。


放在之前,两人睡一张就算了,现在,他还真不敢面对这样的小狼狗,耳朵上温热的触感似乎还在提醒他。


张哲瀚想了想之前未说出口的拒绝,在脑内整理了一下话语,准备等龚俊洗完澡出来说。


他焦急地在房间踱步,反复修改待会要说的话。


对不起,龚俊,你误会了,我对你不是这个意思。你现在是学生需要安心学习,不能多考虑这些,等考上大学,你会发现世界那么的广阔,不要被眼前的一时蒙蔽了双眼。


他碎碎念了一堆,把语气再次修改。


“哥,你怎么了?”龚俊从浴室里出来就看到张哲瀚在屋内转圈圈,边转边嘟囔,什么对不起之类的。


“没!没事!”张哲瀚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跳上了床。


龚俊的头发还没干,头发丝上滴着水,清秀的面庞像是剥了壳的鸡蛋,一股年轻人的气息扑面而来。


张哲瀚楞了一下,原来怎么就没发现龚俊这么好看呢?


龚俊带的是冬天的睡衣,洗完澡就坐在床尾自顾自的玩手机。


“咳咳。”张哲瀚咳了两声,手指交扣着。“龚俊,我想了想,还是得和你说一下。”


“ 什么事,你说。”龚俊抬了抬头,便继续看手机。


“有什么重要的事么?”张哲瀚疑惑道。他记得龚俊并不爱玩手机。


“过几天全市模拟考。”


“重要么?”


“挺重要的,名次好的话,能去提前招生。”


“啊...”张哲瀚原本要说的话一下子卡壳,难怪这一次的旅游只来了三分之一的人,大家都铆足劲抓紧学习呢。前几天市里出了学生压力太大跳楼的案子,虽然只是骨折,但是引起了上面的注意,这才多了一天的假期。


他想若是和龚俊说了拒绝,他会不会难过,没心思学习,然后成绩一落千丈,最后大学都考不上。


“你刚刚要说什么?”龚俊回完信息锁了屏幕问道。


“啊,没事,就问问你冷不冷。”


龚俊似乎一下子手足无措,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扭过了头。“我不冷。”这里就一张床,待会该怎么睡呢?张哲瀚都问他冷不冷了,这是在邀他上床一起睡么?


他的耳朵尖红了一瞬,回头望了一眼张哲瀚。


张哲瀚已经装作鹌鹑缩到了床的一角盖上了被子,这边信号也不行,他想刷一会微博转移注意力都不行。何至于现在都能清楚的听见脚步声,听到被子被掀开的声音。


他的心跳快了那么一点点,手脚冰冷,身体却是烫的,紧张地不行。


一股冷冷的空气从被子里穿过来,然后又消失。


龚俊就静静地躺在床的一角,就连被子都只盖了一半。


张哲瀚头半蒙在被子里,斜着眼睛偷偷看了一眼龚俊,只看到了一个后背。


“不冷么?”他挪了一点被子过去。


“还,还好...”龚俊罕见地卡了壳,声音也低了几分。


“你和我不用客气。”这个天气,不盖被子睡一晚,第二天大概率会感冒,张哲瀚主动靠近几分,这样被子就足够盖两个人了。


龚俊转了过来,眼神灼灼地看着他,就像一只兴奋的狗狗,张哲瀚心里暗叹,谁能抵得住这样的眼睛啊,干净明亮又纯粹。


“哥,我很高兴。”龚俊突然握住了张哲瀚的手。


他下意识想缩,又没缩回去。“怎,怎么了。”


“没有,就是很高兴。”龚俊又凑近几分,“你的手太冷了,我怕你冷。”


“哦哦。”张哲瀚慌乱地点点头,感受着龚俊手心传来的温度,心里越发过意不去,感觉自己就像骗子。


灯突然暗掉,“怎么了?”


“这边11点熄灯的,就是怕学生玩太晚。”龚俊解释道,感觉灯一暗,他的紧张便少了几分。


但是心却跳的更快了。


他刚和张哲瀚表白完就要睡一张床,这个速度太快了,让他不知道如何是好。


在他印象里,张哲瀚之前经常花天酒地,对男欢女爱这些事应该是熟到不能再熟,自己这个毛头小子还真不够他看的。


他认定的喜欢,那是要很久的,不是玩玩的那种,不知道张哲瀚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省略一段龚俊关于x的胡思乱想)


他在想那么多,一旁的张哲瀚已经有睡意,寒冷让他不由自主地靠近一旁的龚俊。然后后背顶在了他的胸口,汲取到一丝温暖才停了下来。


“你... 睡着了?”


没有人回他。


龚俊微微探头,张哲瀚的呼吸已经变得平稳,望着他平静的睡颜,龚俊心里突然生出那么一点勇气,手小心翼翼地从张哲瀚的腰部伸了过去,然后搂住了怀里的人。


这样他们的距离亲密无间,就像一对真正的恋人。


张哲瀚睡得迷糊,今天一冷一热的,身体实在吃不消,他梦到自己抱着一个人,看不清面容,穿了厚厚的睡衣,但是看起来似乎挺帅的。


有了龚俊以后,他单身禁欲许久,算下来都有半年,连手冲都没有过,这样的梦让还挺新奇。


他嘴里嘟囔着,“干什么呀,穿这么多。”然后上手扒衣服,但是这个人似乎双手捂住了衣服。


还害羞了,张哲瀚心里哼哼笑了几声,干脆不扒衣服,直接把手从衣摆下面伸了进去。


身旁的人似乎一下子愣住,连躲都没有,张哲瀚感受着手下柔软的皮肤,就是摸起来有些硬,好像还有腹肌?


哦对,最近的女孩子都喜欢马甲线,有腹肌也正常。


他又凑近几分,在那人身上蹭了蹭,趁那人不注意,直接把衣服扒开,头埋了过去,他有些发抖,呼吸都大了几分。


奇怪,胸也很平。


(省略一段老婆睡懵乱摸)


(再省略一段俊俊用手…完整版爱发电。id南柯一梦千年)


他回到床上继续抱着张哲瀚,然后吻了一下额头,“哥,晚安。”


第二天老婆要去见前女友了,被俊俊抓包

被屏蔽了很多次



评论(35)

热度(687)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